【揭秘】從朗神到朗嗨,最差曼聯主帥做了多少荒唐事

楊健05-23 23:08 體壇+原創

體壇周報特約記者 楊健

始於水晶宮,也終於水晶宮,始於1比0,終於0比1,對於去年12月以曼聯臨時主帥身份入閣、任內以英超時代最低積分、最低勝率、最少淨勝球謝幕的朗尼克而言,夢劇場之行,是一場不折不扣的孽緣。

聯賽第6,之於本季一無是處的曼聯,是僅存的“挽尊”,而球隊近乎崩盤的收官表現,無疑讓曾在德甲被捧上神壇的朗尼克,人生首次英超之旅結結實實以臉著地。入閣時就疑雲重重,行事方式和曼聯傳統大相徑庭,朗尼克這6個月間到底遭遇了什麼?

hjtskdggw4.jpg

朗氏內閣?草台班子!

欲說朗尼克,就不得不提他的“編外內閣”。其中最令曼聯教練組雲山霧罩的,莫過於他在莫斯科火車頭的助手拉爾斯·科內特卡。

早在2006年,時年28歲的科內特卡,就在歐洲聯賽率先提出了視頻分析,並得到了以瓜迪奧拉為首的少帥群體青睞。但真正和科內特卡精誠協作的,卻是朗尼克。兩人不但在霍芬海姆、沙爾克04、萊比錫RB和莫斯科火車頭合作多年,甚至在朗尼克確定入主奧地利隊後,科內特卡一道入閣。而在以朗尼克名義注冊的谘詢公司中,科內特卡也在董事之列。

曼聯並非沒有自己的分析團隊,但朗尼克更願信任“自己人”,於是比賽日前後,科內特卡的視頻分析總會傳到曼聯教練麥肯納那裏,並由後者提交給朗尼克。這樣“越權”的舉動,引起了曼聯首席分析師布蘭德的不滿。尤其是科內特卡並沒有隨朗尼克加盟曼聯,選擇留在了莫斯科火車頭。他並不從曼聯領工資,卻深刻影響著曼聯的業務工作。

在比賽日,朗尼克中場休息時拿起手機,接收科內特卡發來消息的鏡頭,已不止一次被媒體捕捉到。更離奇的是,一些比賽中,在俄羅斯看轉播的科內特卡,是與曼聯助教夏普進行通話,夏普再把前者的意見通過耳機傳達給另一名助教阿馬斯,最後阿馬斯再傳遞給朗尼克。

是老搭檔的“遙控”更得力,還是曼聯教練組的現場指揮更靠譜?今年1月曼聯與西漢姆聯之戰,比賽戰至80分鍾還是白卷,朗尼克準備用林加德頂替C羅,這是科內特卡給出的比賽建議,而此時“總裁”也已經體力不支,球隊亟待鋒線上補充新血。但見多識廣的助教費蘭,向技術總監弗萊徹建議換上馬夏爾,因為此時莫耶斯換上了邊後衛弗雷德裏克斯,後者擅長邊路助攻,這意味著法國人一旦登場,會給前場帶來更多機會。

綜合權衡之下,朗尼克選擇了信任費蘭,即便在索爾斯克亞離職後,這位前任的遺臣已經在朗尼克教練組逐漸邊緣化。而事實證明了費蘭的判斷,拉什福德的讀秒絕殺,恰恰來自於卡瓦尼在這一側的助攻。然而,這次“神換人”背後,卻加深了教練組對朗尼克“外圍團隊”的懷疑,如果按照科內特卡的布置,曼聯還有機會絕殺嗎?

事實上,朗尼克帶到教練組的三張新麵孔,都不怎麼受球員待見。阿馬斯和夏普是他的“紅牛係”舊部,資曆平平。而為推介自己特意請來的心理師倫澤,朗尼克特意把全隊召集起來進行介紹,大談倫澤在德乙何其成功,球員們聽了可能本來就不太買賬,結果朗尼克講完了,倫澤自己還婉拒了發言邀請。一個心理專家,第一次見麵卻怯於講話。而朗尼克團隊都是賽季末就要卸任,無論對於主帥、助教還是心理師,本就不喜歡敞開心扉的球員們,自然難以深交。

更尷尬的經曆,發生在阿馬斯身上,在弗格森爵士親臨主場觀賽時,前者曾在休息室向爵爺講述自己在芝加哥火焰的球員經曆,以及先後在紐約紅牛和多倫多FC任職的往事,但爵爺隻是微笑著打斷了他:“孩子,(在曼聯)你需要的不止是這些。”

微信截圖_20220523224529.png

C羅牽頭,眾將造反

上任之初,朗尼克的求變之心和比賽要求,還曾短暫令曼聯球迷為之一振。然而,伴隨他和C羅關係惡化,曼聯新帥口碑開始向差評方向滑落。

在1月份遭遇比賽中途被換下後,C羅缺席了球隊晚宴,原本這個向長期服務球隊員工告別的送行會,並不強製球員出席,然而以C羅為首,多達9名曼聯一線隊球員均沒有現身,這被朗尼克視作了球隊團隊精神的缺乏,並在隨後的新聞發布會上提到了這一點。

在對壘布倫特福德被換下後,C羅激烈的反應,讓將帥矛盾幾近公開化。葡萄牙人告訴隊友們,要麼首發,要麼就不要進大名單,在寒冷的替補席上坐2個小時,對自己的健康有害無益。

場外的糾紛隻是開端,很快,曼聯球員們在日常安排和目標上,也發生了巨大分歧。一名資深球員要求教練提供更嚴謹的戰術和陣型訓練,另一名主將則認為球員需要更多自由發揮。這讓朗尼克大惑不解,因為無論在霍芬海姆還是萊比錫,他的手下們都是為同一個目標奮鬥。

而選擇和朗尼克對抗的,絕不止有C羅一人。冬窗壓哨離隊的馬夏爾,和朗尼克的關係絲毫不比和穆裏尼奧更好。在對陣阿斯頓維拉賽前,法國人訓練中狀態不錯,甚至打入一記世界波,隨後卻抱怨自己犯了胃腸炎。馬夏爾當時已是第二次在比賽當天宣布自己不能上場,這讓朗尼克陷入了尷尬的境地。曼聯主帥派弗萊徹去詢問馬夏爾是否可以上場,然後再確定他的首發。馬夏爾說,他覺得自己上不了。朗尼克認為馬夏爾是故意這麼做的,並公開抨擊馬夏爾,雙方徹底撕破臉。

曼市德比戰前幾天,朗尼克告知C羅不會派他首發,隨後C羅自稱髖關節屈肌出現問題,回了葡萄牙。一些隊友認為,C羅其實是不希望在如此重要比賽中,尷尬地淪為場邊看客。1比4慘敗後,朗尼克承認自己選擇B費和博格巴同時首發過於激進,而那一場被啟用的卡瓦尼,隨後也告訴隊醫“身體不適”。此外,馳援非洲杯的巴伊,在朗尼克允許下提前和國家隊會合,但科特迪瓦中衛不但比球隊原定的歸期晚了不少,甚至還帶了一身傷報到,暴跳如雷的朗尼克,當著全隊的麵“撕碎了他”。

而選擇和朗尼克公開對抗的,除了馬夏爾,還有林加德,曼聯足球總監默塔夫不得不下場調停,並提醒朗尼克,有些事情並不一定非要拿到台麵上來說。

4090aa7c25b9770932ed7595a6d8bc0f.jpg

朗嗨自歎權限不夠

而更令朗尼克倍感麵上無光的,是他冬窗引援建議被管理層全盤拒絕。

早在開窗前,朗尼克就一邊抱怨球隊陣容臃腫,一邊對頻繁的傷病表示擔憂,但在精簡和引援之間,曼聯主帥顯然更傾向後者。但新年伊始,弗萊徹就向朗尼克傳達了老板喬爾·格雷澤的意思:“現在不是做生意的好時機。”而新任CEO阿諾德也表態,在曼聯的目標是歐冠資格而非冠軍時,向臨時主帥撥款數千萬英鎊是不明智的。

在朗尼克看來,C羅、瓦拉內和桑喬三大新援,都要求首發位置和足夠的出場時間,但隻靠這些人完全填不上球隊的窟窿。他質疑高層,為何不在馬蒂奇確認離隊前,盡早簽下一名防守型中場;為何在2020年夏天花了9000萬鎊簽下的範德貝克、阿馬德和佩利斯特裏等人,對球隊毫無幫助,以及那些用不上的球員都得到了續約。

冬窗期間,朗尼克點了弗拉霍維奇、路易斯·迪亞斯和阿爾瓦雷斯的名字,希望他們能改善鋒線,但三人雖然均改換門庭,卻都沒披上曼聯戰袍。而在確定格林伍德被捕後,他還曾挽留過馬夏爾,但後者去意已決。

朗尼克自己認為,自己接過的球隊,是由5位失敗教練依照各自思路引進的球員組成,搭配起來並不合理。近些年,朗尼克以建隊見長,尤其在擔任多年體育總監和經理之後,他已無法專注於隻做一名主教練,而是認為主帥工作與總監工作不可割裂。

這樣的困惑,在曼聯和紐卡斯爾之戰表現得尤其明顯。那場比賽,曼聯創造了本季英超最高的167次丟球,一些替補球員目睹此情此情不住竊笑,在他們眼中,這更像是場籃球比賽。中場休息時,C羅和格林伍德一起發火:我們要高質量的輸送,而不是為快而快的傳球。

朗尼克篤信的高位逼搶,在曼聯幾乎從未施展。朗尼克逐漸認命,手頭的陣容無法實現他的構想,他無法掩飾C羅與自己戰術思想的不兼容,“C羅進了一些球,我不是責怪他,他在那些比賽做得很好,但他不是逼搶方麵的猛獸。即便他年輕時,也不會太關心這一點。其他好幾名球員也是如此,所以我們隻能做出一些妥協,也許妥協太多了。我們從未找到有球和無球時的平衡。”

用人上的掙紮,在賽季尾聲表現得尤其明顯,對陣馬競時,教練團隊部分傾向於達洛特首發,部分堅持萬-比薩卡是更好選擇,朗尼克給了一個兩不靠的決定:林德勒夫打右後衛。

而這些無厘頭的決定,伴隨著賽季尾聲朗尼克一次次在發布會上“放飛自我”,變得更加荒誕不經。他的口若懸河,實際上隻是在保護自己的名聲,試圖達到甩鍋目的。

重建9年,越走越偏的曼聯,這一幕,從來不新鮮。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相關閱讀

權威源自專業

“體壇+”是體壇傳媒集團旗下《體壇周報》及諸多體育類雜誌的唯一新媒體平台。 平台彙集權威的一手體育資訊以及國內外頂尖資深體育媒體人的深度觀點, 是一款移動互聯網時代體育垂直領域的精品閱讀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