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巍vs羽生:波西米亞主義者的理想追逐

霍爾頓02-04 19:43 體壇+原創

體壇周報全媒體記者 霍爾頓

2022年北京冬奧會花樣滑冰團體賽率先開戰,男單短節目中,22歲的美國一哥暨華裔名將陳巍重拾頂配難度,技術分63.85、內容分47.86,以111.71的總分毫無懸念地排在第一位,為美國隊拿下10個積分,而這一短節目成績無限迫近羽生結弦保持的111.82分紀錄。

XxjpsgC007561_20220204_PEPFN0A001.jpg

“真正的波西米亞人”

今年初的全美錦標賽上,陳巍重啟了他在2019-20賽季的短節目《波西米亞人》,並提升了節目編排流暢性與完整度。自少年時代橫空出世以來,陳巍始終為部分冰迷詬病“藝術表現力不足”,如今這一問題隨著陳巍年齡和閱曆的提升有了一定改善,但難度仍是他的無上法門。

團體賽首戰,陳巍開場的菲利普四周跳(4F)、阿克塞爾三周跳(3A)及節目後半段的勾手四周跳接後外點冰三周跳(4Lz3T)表現流暢,三個旋轉和一套接續步伐都是四級,除去3A起跳出刀時重心略有偏離,其餘可稱完美無瑕。值得一提的是,陳巍本賽季的表現並不算穩定,詭異失誤賽時屢見不鮮,為規避新冠及備戰奧運,美國一哥長期保持封閉訓練,狹小空間是培植、滋養心理壓力的溫床,好在硬幣有兩麵,逆境同樣是錘煉、育成強大心髒的養料。既然無法回避失誤,那就強化應對技能。《波西米亞人》的3A出刀即為佐證,陳巍展現出頂級肢體控製能力,起跳微瑕無礙空中調整,落地照樣穩定回歸正軌。後續動作行雲流水,博得評委觀眾滿堂喝彩。

“波西米亞人”本是充滿低於或民族色彩的詞語,令人本能想到自由不羈、放浪恣睢的流浪者。1851年,法國作家亨利·繆爾熱出版《波西米亞人的生活情景》,為該詞賦予藝術維度的延伸內涵。在繆爾熱筆下,波西米亞人是窮困潦倒藝術家的代名詞,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為理想而活,將生存需求壓縮至極限,寧肯挨餓忍饑也絕不去尋求其他謀生方式,不屑於投入藝術以外的生活。歌劇大師普契尼的《藝術家的生活》及芬蘭名導阿基·考裏斯馬基的《波西米亞生活》等作品均有詳細刻畫。一代香頌大師查爾·阿茲納弗的《波西米亞人》同樣由此而生,這首堪稱法國第二國歌級別的名曲正是陳巍的短節目配樂。

對於表現力的質疑,曾經的陳巍會憑少年意氣直接回嗆:要看藝術詮釋何不直接移步冰舞賽場?如今穩居男單金字塔頂層,陳巍亦在務實之外,將注意力投至觀賞性層麵。在繆爾熱的定義中,真正的波西米亞人能屈能伸,先在顛沛流離中生存下來,才有實現藝術價值的可能。

羽生結弦當道十年有餘,此為觀者乃至花滑之幸,亦是同時代選手之哀,人人皆活在日本天才的陰影之下,此間效仿者不計其數,但都淪為打版的贗品,本尊始終難以超越。羽生身體條件得天獨厚,動若柳枝隨風搖擺,靜如水晶之樽,折射的不是炫目光芒,而是人見人憐的脆弱少年感。他在冰場上的曼妙身姿足夠讓人忽視性別,令男單賽場上的雄性荷爾蒙氣息消弭無蹤。

大佛橫亙在前,陳巍另辟蹊徑,難度起家、質量加持,先站住、再超越。“波西米亞,是藝術生活的見習期,是進入科學院、主恩醫院或太平間的前奏。”無論最終是獲世人認可,積勞成疾還是悄無聲息地故去,到達終點前的藝術家們首先會是一群落魄的波西米亞人。重啟《波西米亞人》,又何嚐不是陳巍在北京冬奧挑戰王座的無聲宣言。

追逐真實以外的想象

本屆冬奧男單的最大看點,除去陳巍與羽生的金牌之爭外,便是羽生對於阿克塞爾四周跳(4A)的挑戰。平流層內,人人視羽生為目標,而羽生的目標則在遙遠的大氣層,即在冬奧賽場展示人類極限跳躍。

抵達北京時,陳巍首度受訪,即表達對於傳奇的敬畏,“我試過幾次4A,這對我多少瘋狂了點。所以我不認為這在我現階段的能力範圍內。能與羽生同台競技,對我來說也是一次極好的提升機會。”

阿克賽爾四周跳,花滑世界中的哥德巴赫猜想。正式比賽中至今無人挑戰成功,令擁有頂級技術的“四周跳之王”陳巍都談之色變,也是27歲的羽生結弦自2017年便立誌攻克的信仰之躍。

4A之難,從路透社的冬奧特稿便可見一斑,受訪對象是清一色的生物力學專家,旨在從人體構造角度說明4A之反人類。對於起跳與落冰方向不同的阿克塞爾跳躍,四周意味著要在騰空至80厘米的高度後旋轉四圈半還得成功落地,前後用時1秒鍾。日本千葉大學從事生物力學研究的花滑國際裁判吉岡伸彥舉例道:“為留出高度和旋轉空間,需要你拿出更快的助滑速度,但速度越快,起跳時機就必須更精確。”更大的挑戰甚至無關物理因素,而在於克服恐懼,“阿克塞爾是身體向前起跳而不是後傾,類似比方有:你倒退跌下懸崖肯定不像正麵墜落一樣嚇人。很多花滑選手不喜歡阿克塞爾也有這方麵的原因。”

去年末的全日錦標賽上,久傷複出後的羽生結弦在賽前公開訓練中成功跳出4A,震驚世界。亦令外界加倍期待這次北京冬奧,不過全日賽摘桂後,羽生再度玩起隱身,令冰迷甚至發起了“尋找失蹤人口”羽生的行動。日本花滑隊啟程前赴北京的機場送別中並沒有羽生的身影,團體賽亦有男單二號人物宇野昌磨打頭陣。缺席整整一周的首體場地適應訓練後,羽生姍姍露麵,地點卻是日本滑聯的社媒賬號,內容則是明確闡明目標:“跳出阿克塞爾四周,衝擊冬奧三連冠。”

本周五,北京冬奧正式開幕在即,日媒再放猛料,加拿大名帥奧瑟將不會陪伴羽生結弦出戰奧運,沒有了恩師在旁,羽生的英雄路再添孤膽腳注。奧瑟透露,這是羽生的決定,此前全日賽時,羽生同樣是獨自登場並完成奪冠。

花滑男單較量將在2月8日打響,陳巍與羽生屆時也將展開正麵對決,究竟是誕出王中之王,抑或另立新王,都令人倍感期待。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相關閱讀

霍爾頓

體壇周報國際足球撰稿人

權威源自專業

“體壇+”是體壇傳媒集團旗下《體壇周報》及諸多體育類雜誌的唯一新媒體平台。 平台彙集權威的一手體育資訊以及國內外頂尖資深體育媒體人的深度觀點, 是一款移動互聯網時代體育垂直領域的精品閱讀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