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運跳水奧運選手成贏家 巴黎周期夢之隊儲備如何

明君09-14 22:33 體壇+原創

體壇周報全媒體特約記者 明君

隨著男子10米台爭奪結束,本屆全運會跳水大戰也畫上句號,如果唯冠軍論,剛征戰完東京奧運的選手成為大贏家,拿走了7個奧運項目金牌。從某種角度看,這次全運會結束,中國跳水也將完成新老交替,一些奧運元老將逐漸淡出,而就全運戰績而言,跳水夢之隊在巴黎周期還是擁有絕對話語權,隻不過,個別項目在老將告別後,新人能否勇挑重擔還需要大賽檢驗。

613dd698f3e805066a04e647.jpeg

全運跳水八個奧運項目比拚,雙人項目都是奧運選手聯合組隊,曹緣/陳艾森、謝思埸/王宗源、施廷懋/王涵、張家齊/陳芋汐比完奧運後在全運不出意外奪冠,而單人項目方麵,謝思埸、楊健、全紅嬋奪得男子3米板、男子10米台和女子10米台金牌,陳藝文在女子3米板笑到最後,隻有這個項目的金牌被非東奧戰隊選手拿到。

告別東奧周期,比完全運,一些老將很可能與國家隊漸行漸遠,像舊傷複發的施廷懋,還有同為30歲的老將王涵堅持到巴黎奧運的概率並不大,而26歲的曹緣和陳艾森以及27歲的楊健也步入老將行列,他們未來何去何從是問號,即使不忘初心選擇繼續堅守,也要看自身狀態和身體狀況如何,楊健在東京遺憾收獲亞軍後,就坦言道:“這是我的第一屆奧運,很可能是我最後一屆奧運。”

就本屆全運的表現來看,幾位老將依然做到來之能戰,其中楊健跳出574.20分奪冠,兩跳都超百分,難度高達4.1的109B拿到110.70分,但正如楊健所言,想要堅持並不容易,“我27歲了,大家知道難度也是世界最大的,最大難度代價是對身體透支。”還有曹緣也是滿身傷病,這位板台兼項的全能戰士即使有心堅守到巴黎大考,也不得不麵臨巨大挑戰。至於陳艾森,從無緣東奧單項到這次全運僅摘銅,不難看出他在單項戰鬥力下降,這樣的陳艾森在巴黎周期還能否有資格成為“男雙釘子戶”,也是一個問題。

相比之下,女子跳台和男子跳板的奧運選手留守到巴黎奧運的可能性非常大,全紅嬋、張家齊和陳芋汐的全運內戰都是“神仙打架”,中國女台未來的統治力不會打折扣,而謝思埸和王宗源從奧運到全運,從雙人到單人,都處於領跑地位,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對組合在新周期依然是雙保險。

全運跳水畫上句號,意味著中國夢之隊將進入新老交替階段,展望巴黎大考,如果施廷懋、王涵、曹緣、楊健和陳艾森無法堅持到巴黎,年輕一代能否立即頂上,這支隊伍的人才儲備怎麼樣,現在就應未雨綢繆了。

既然全運女子跳台被視為“神仙打架”,足以看出女台人才濟濟,而且幾位參加奧運選手都在當打之年,隻要克服傷病和身體發育關,女台隊伍在新周期依然是“冠軍收割機”。男板仍是謝思埸和王宗源的天下,雖然從本屆全運看沒有新人橫空出世,但中國男板一直有老將當家的傳統,謝思埸到巴黎奧運不過28歲,年齡不是問題,非常有望將奪冠進行到底,更何況王宗源現在還不滿20周歲,年齡是優勢,意味著技術環節還有上升空間。

6137242ff3e805066a01ee5b.jpeg

劃重點,男子跳台和女子跳板的人才儲備,決定了夢之隊在新周期的高度。楊健和陳艾森兩位老將奪金摘銅,今年11月迎來20周歲生日的練俊傑以555.15分拿到銀牌,這個分數放到東奧可以擊敗戴利,穩拿一枚銅牌,而全運第四朱子鋒、第五楊淩得到503.25和495.05分,這兩個分數在東奧都可以躋身到前六名,尤其練俊傑身為中國男隊首位00後世錦賽冠軍,完全有機會、有能力在巴黎周期搶班奪權。

反而是中國女子跳板顯得多少有些青黃不接,施廷懋和王涵之後,誰來扛旗真是不好說,陳藝文力壓王涵拿到全運冠軍,她也拿到過世錦賽1米板冠軍,可以被寄予厚望,可是就本屆全運成績來看,除了22歲的國家隊選手陳藝文,其她年輕選手還沒有展現出向奧運選手挑戰的實力。

對於中國跳水,東京奧運和2021年全運已成過往,接下來一切向巴黎奧運看,盡管有一些老將難以堅持到底,雖然男子跳台和女子跳板的新人能否迎頭趕上還需要實戰檢驗,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國跳水一直重視梯隊建設,加上全紅嬋、謝思埸、陳芋汐等奧運選手經過奧運洗禮後更加成熟,夢之隊戰績不會有太大起伏,仍是收割冠軍的王者之師,國際跳水大戰他們將繼續唱“獨角戲”。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相關閱讀

權威源自專業

“體壇+”是體壇傳媒集團旗下《體壇周報》及諸多體育類雜誌的唯一新媒體平台。 平台彙集權威的一手體育資訊以及國內外頂尖資深體育媒體人的深度觀點, 是一款移動互聯網時代體育垂直領域的精品閱讀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