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協杯回歸主場辦賽基本無望 前2輪或分4賽區進行

王曉瑞09-14 19:52 體壇+原創

體壇周報全媒體記者王曉瑞報道

10月中旬,足協杯就將全麵燃起戰火。而據記者了解,中國足協之前曾經有意以足協杯賽作為測試,試圖恢複俱樂部主場辦賽。但經過一番調研後,該方案暫時隻能作罷。

XxjpseC007203_20201219_PEPFN0A001.jpg

足協杯賽已經誕生32強,比賽時間也已得到初步敲定:10月16日開啟16強賽。但迄今,關於16強戰以及之後的對陣形勢尚未公布。這是因為足協杯賽還未安排抽簽,而主要原因,還是在於足協杯舉辦地一直“難產”。

早在一周前,中國足協曾經通知所有參賽的32家俱樂部,並下發一份“是否願意主場辦賽足協杯”的意願征詢函。起初,足協內部希望借足協杯賽,爭取提前為2022年中超、中甲開放主客場進行測試。下發意願征詢函的同時,要求各家俱樂部務必給予肯定或者否定的答複。不過,所謂借助足協杯恢複俱樂部主場辦賽的想法,還是帶有局限性的。足協杯第一、二輪將在10月16日至19日、20日至23日期間進行。而倘若有俱樂部願意主場辦賽,範圍也是集中在第一、二輪,並不包括1/4決賽、半決賽和決賽。1/4決賽和半決賽都會采取兩回合,以上4輪賽事也將集中在同一個賽區進行,即采用賽會製,而決賽的舉辦情況待議。

由於並非全麵開放俱樂部主場辦賽,並且最多隻能承辦兩場本隊的足協杯賽,對於這一份意願征詢函,多家俱樂部的態度都是“否定”。據悉,在足協第一次回收意願書之後,有八九家球隊十分肯定地回複“不會考慮主場辦賽”。但在同時,也有三四家俱樂部表現出濃厚的興趣。而據知情人士透露,其實在下發征詢函之前,足協內部也估計到大多數俱樂部不會貿然主場辦賽,因此也曾考慮到一種特殊情況:例如有兩家俱樂部願意主場辦賽,可以允許將涉及到這兩家球會的兩場足協杯賽,單獨放在其主場舉辦,其餘賽事依舊以賽會製形式舉行。不過,這個想法很快得到擱淺。一位內部人士分析稱,“有俱樂部雖然願意主場辦賽,但他們沒有最終的決定權,因為能否回到主場辦賽,還要取決於當地的防疫、安保、商務和政務,俱樂部層麵很難有絕對的自主權,結果就是雷聲大、雨點小。”

還有一個原因,影響到一些俱樂部的辦賽熱情,就是場次。“如果隻是一輪遊辦賽一場,為此還要花費不少精力、物力和財力,那就有些得不償失。”另外,還有個別俱樂部因為今年沒有與所在城市的體育場簽署租用合同,同樣很難臨時主場比賽。包括中超財力最為雄厚的上海海港,因為其新主場浦東足球場還未正式起用,俱樂部暫時沒有申辦足協杯主場比賽的意願。至於一些深陷欠薪風波,甚至麵臨解散危機的球隊,以他們的現狀更是不可能主動辦賽。

2021年足協杯預計仍以賽會製進行,不過,也有一些城市表達願意辦賽的意願,但不能局限於本地俱樂部的一兩場比賽。換言之,就是直接爭取一個足協杯賽區,以賽會製形式辦賽5至8場。而據記者了解,除了大連、梅州這兩座中甲舉辦地很有興趣,濟南也有想法舉辦。作為衛冕冠軍,山東泰山隊今年的奪冠欲望依舊很強,足協杯賽若能放在濟南,哪怕隻是其中一兩個階段,必然也會刺激到當地的足球氛圍。

根據安排,足協杯賽第一、二輪將被分入三至四座城市舉辦,1/4決賽和半決賽統一放到一個賽區。至於決賽,傳聞也有A和B方案區分。之前,足協杯決賽定在11月13日/14日舉行,但考慮到決賽意義重大,涉及到2022賽季一個亞冠正賽名額,有內部人士提議,是否要將足協杯決賽延期至明年1月?畢竟在11月中旬,諸如山東泰山、廣州隊、上海海港、北京國安等豪門國腳依然無法歸隊,一方麵這會影響到足協杯決賽的精彩程度,同時上述球隊也難以派上最強配置。但據了解,跨年想法也有可能無法成行,畢竟在上述幾支強隊中,也有多名球員的合同是在今年12月31日到期,元旦以後,他們能否上場比賽也是一個未知數。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相關閱讀

王曉瑞

《體壇周報》國內足球記者,常年報道各級男足國字號。

權威源自專業

“體壇+”是體壇傳媒集團旗下《體壇周報》及諸多體育類雜誌的唯一新媒體平台。 平台彙集權威的一手體育資訊以及國內外頂尖資深體育媒體人的深度觀點, 是一款移動互聯網時代體育垂直領域的精品閱讀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