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塔斯拉塞爾賽場內外掐架 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段伊伊04-19 15:58 體壇+原創

體壇周報全媒體記者 段伊伊

在梅賽德斯奔馳與紅牛的二番戰中,兩隊的二號車手再次缺席。佩雷茲在濕地情況下多次滑出賽道,甚至因為在安全車帶領下違規,收到十秒罰時,最終無緣積分區;而博塔斯則更加悲慘,不僅在防守拉塞爾時被撞出賽道,還在賽後收到了對手言語和行動的雙重“攻擊”。

伊莫拉站排位賽,佩雷茲出人意料擊敗隊友維斯塔潘位列第二,職業生涯首次獲得頭排發車位;博塔斯僅排在第八,提前讓漢密爾頓陷入“一打二”的局麵。誰料正賽開始後,佩雷茲不但沒能向杆位的漢密爾頓施加壓力,反而被第四位起步的勒克萊爾反超,加上在賽道上的多次打滑失誤,最終隻以第11名完賽。即便這樣,他還不是兩大車隊中最“慘”的那位車手。雨戰實力本就一般的博塔斯,正賽中一直在積分區下遊徘徊,直到威廉姆斯車手拉塞爾在嚐試超越時,因為駛上賽道濕滑路段、賽車失控,給了處於防守位置的博塔斯沉重一擊。

“我在進站換上幹胎後還在嚐試找到工作狀態,拉塞爾追到了我身後並且嚐試超車,”無奈退賽的博塔斯回憶道,“賽道非常狹窄,隻有一條賽車線是幹的,他選擇走外線,我給他留出了兩台賽車的空間,但他的動作令人難以理解,他失去了抓地力然後撞上了我。”

拉塞爾在發生碰撞後第一時間下車找博塔斯理論,甚至用力拍打了後者的頭盔。對於拉塞爾的舉動,博塔斯表示:“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那麼做,很明顯是他的錯。”

賽會幹事最終將此次碰撞判定為比賽事故,並沒有對任何一方進行處罰。然而痛失積分區位置的拉塞爾並不這麼想:“我們車手之間有一個君子協定,那就是後車使用DRS接近前車時,前車是不能在最後一刻打方向盤的。當時我已經利用尾流追到了博塔斯身後,正要擺向外側準備超車的時候,博塔斯有一個非常輕微的變向,迫使我偏離了賽車線,駛上了濕滑路段。在一條本就不容易駕駛的賽道,又遇到了濕地的情況,這樣的舉動是非常危險的,而且賽道還非常狹窄。在我們轉向時,還濺起了很多水。這是一起非常不幸的事故,但當車手有微小動作的時候,這樣的情況就是難以避免的,尤其是當你的速度接近350公裏/小時還比前車更快。”

阿爾法羅密歐車手萊庫寧在事故發生時位於兩人之後,從他的車載畫麵看,博塔斯在防守時其實給拉塞爾留出了足夠的空間,但已然“上頭”的拉塞爾顯然沒有精力再去分析當時混亂的情況,而是進一步向博塔斯發難:“我對他的做法非常失望。他和我正在爭奪第九名,第九名對於他而言幾乎沒有任何意義,他做出的動作是那種需要在最後一圈爭奪分站賽冠軍的車手才會做的,所以就爭一個第九名他何必這麼做呢。如果當時和他競爭的不是我,他可能就不會這麼做了。”

效力於威廉姆斯的拉塞爾一直被視為漢密爾頓在梅奔的接班人,上賽季薩基爾站“代班”的表現也的確證明了他的實力,而目前仍在梅奔隊內的博塔斯則是拉塞爾最大的競爭者,這也解釋了英國小將氣憤到幾近口不擇言的舉動。拉塞爾的這一番發言與其說是在跟媒體解釋,不如說是在向梅奔領隊托托·沃爾夫隔空喊話,隻是能否動搖到後者,還需要看博塔斯在接下來的比賽中能否跟上漢密爾頓的節奏,在與紅牛的整體較量中發揮出二號車手應有的作用。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相關閱讀

段伊伊

體壇+綜合體育記者

權威源自專業

“體壇+”是體壇傳媒集團旗下《體壇周報》及諸多體育類雜誌的唯一新媒體平台。 平台彙集權威的一手體育資訊以及國內外頂尖資深體育媒體人的深度觀點, 是一款移動互聯網時代體育垂直領域的精品閱讀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