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龍奪冠整整一年 竟然有球員還沒領到冠軍戒指?

趙偉侖 06-14 16:46 體壇+原創

體壇周報全媒體記者 趙偉侖

一年前的今天,多倫多猛龍擊敗金州勇士,拿到了隊史第一座NBA總冠軍獎杯。盡管已經過去一年的時間,但隻要輕輕扳動一下關於那段記憶的開關,那個超現實賽季的一幕幕就會湧上眼簾。而那個開關,就是那枚金光閃閃的冠軍戒指。

2019-20賽季開始之前,上賽季的大部分冠軍成員都已經收到那枚鑲有650多顆鑽石的冠軍戒指。

去年十月的揭幕戰,洛裏是唯一一位在此之前就已經見到戒指的球員:“這是隊史第一個冠軍,這是我們想要的,這是美國本土以外的第一支冠軍球隊,所以我們不能和其他人一樣,我們必須有所不同。你不需要每天都戴著它,這就是一種宣示。”

搜狗截圖20年06月14日1642_5.png

總決賽命中多記關鍵球的範弗裏特說:“我沒有戴太多次,大概有三次。戴起來有點兒不方便,因為塊頭太大了。它更像是一段佳話,每當有人來串門的時候,我就會向他們展示,大家都想看看冠軍戒,每個人都相當震撼。但是,我絕對不會每天或者經常戴著它,如果戴得太頻繁,手上會起水泡。”

自從三月賽季停擺以來,範弗裏特一直和家人待在拉斯維加斯,他把冠軍戒留在了多倫多,因為他不想讓那種神秘感和新鮮感消失。

與範弗裏特一樣,馬爾科姆·米勒也將冠軍戒視為一個展示品。“其實我把它放在了我房間的保險櫃裏,我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展示櫃,所以在那之前,我會一直把它藏好。主要就是向沒看過它的家人和朋友展示,我從未戴著它去參加任何活動。說實話,也沒有太多的場合需要佩戴它。”馬爾科姆·米勒說,一開始他曾戴著戒指做飯洗碗,但手指實在是太累了。

諾曼·鮑威爾也認為冠軍戒指不是那麼方便:“我在為某個品牌拍攝廣告時戴上了它。但除此之外,我並沒有拿出來戴或者欣賞。我覺得這更像是我母親的東西——每當她來的時候,她就想看看戒指然後戴上——或者當朋友來的時候,我會給他們展示一下。這個東西隻會讓我想起冠軍,然後點燃我的渴望,再去爭奪下一個。”

TUE_GTOR_VELLA_THUMB_221019.jpg

關於冠軍戒的問題,西亞卡姆的回答顯得相當謹慎。當記者問到他把戒指放在哪裏的時候,喀麥隆小夥說:“不要試圖偷我的戒指,我不會告訴你我把戒指放在了哪。”奪冠之後,幾乎所有人見到西亞卡姆後都要詢問關於冠軍戒的話題,“每個人都希望看到戒指,這是他們問你的第一件事。當家人或朋友提出請求的時候,我會給他們展示。戒指放在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

領取冠軍戒的那個夜晚,並不是所有冠軍成員都在場,比如林書豪。當時林書豪已經加盟CBA,直到次年一月份才收到戒指。據了解,猛龍是親手把戒指交給了林書豪在加州的家人,後者將其帶到了中國。

“這個故事很有意思。我讓他們郵寄過來,但猛龍隊說不知該如何解釋,這不是能郵寄的東西。”林書豪說道,“我心想,為什麼?戒指也沒那麼大,應該很容易就能郵寄啊。猛龍隊說首先這是一個非常珍貴的物品,而且還有另外幾件東西。我當時不知道那是Drake送的夾克,還有一瓶香檳和電子遊戲。”

8702d8fely1gar3i0agijj20u00u0gpz.jpg

現在是快艇一員的萊昂納德,已經於當地時間12月11日回到多倫多比賽時領取了戒指。而另一位奪冠功臣丹尼·格林,原本計劃在3月24日的賽前儀式收到冠軍戒,但由於聯賽於3月11日停擺,格林至今沒有領到戒指,他也成為唯一一位沒有收到冠軍戒的球員。

猛龍方麵曾經提出將戒指郵寄到洛杉磯,但格林禮貌地拒絕了這一方案。下個月,NBA將在奧蘭多迪士尼公園迎來重啟,湖人和猛龍有可能在此相遇,但格林並不想在中立場地領取戒指,他的選擇是等未來回到多倫多主場,在所有猛龍球迷麵前接受這枚遲到的冠軍戒指。格林需要等待多久?他開玩笑地說:“如果我今年奪冠了,領取戒指的時間可能比拿到猛龍冠軍戒還要早。”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相關閱讀

趙偉侖

體壇+籃球記者

權威源自專業

“體壇+”是體壇傳媒集團旗下《體壇周報》及諸多體育類雜誌的唯一新媒體平台。 平台彙集權威的一手體育資訊以及國內外頂尖資深體育媒體人的深度觀點, 是一款移動互聯網時代體育垂直領域的精品閱讀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