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德斯“暫別”米涅羅籌劃盡快複訓 傳下周核酸檢測

王曉瑞 06-14 13:40 體壇+原創

體壇周報全媒體記者王曉瑞報道

6月的巴西已經入冬,可白天的氣溫,依然可以達到20度以上。烈日當空,格德斯揮汗如雨,同好友卡洛斯·塞薩爾一起加練體能。新賽季中超開打遙遙無期,就連自己什麼時候能夠回到濟南,現在也沒有定論。當初在迪拜分別魯能時,他怎麼也沒有想到,2020年即將過去一半,竟然還沒有踢上一場正式比賽。

WechatIMG3.jpeg

淪落人一點也不孤單

據稱格德斯下周將會接受核酸檢測,因為他打算前往克裏丘馬競技隊訓練場,重新恢複有球訓練,之前必須證明自己安然無恙(根據聖卡塔琳娜州政府和州足協的規定)。過去幾天,拉蒙·法布裏斯是他的私人體能師。在巴西南部城市聖卡塔琳娜,格德斯每天都要搭上卡洛斯·塞薩爾,一同接受這位克裏丘馬競技隊助理教練的特殊培訓。“羅傑·格德斯是一個很酷的人,積極而又有趣。我第一次和他接觸是在米涅羅競技,在那之前,我們隻是在球場上有過對壘。”卡洛斯·塞薩爾回憶稱。

兩人曾在米涅羅競技短期共事,這次重逢,有那麼一點“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味道。在格德斯眼中,卡洛斯·塞薩爾就是他的戰友,“我在米涅羅競技遇到了他,很快就成為了朋友。現在我們的關係更緊密了,同塞薩爾一起訓練的感覺很好,他是一個積極工作的人,任何時候,都是很好的合作夥伴。”格德斯還開玩笑稱,“我甚至還欠塞薩爾一杯咖啡,因為他總是哭著要喝咖啡。”

看似他在聖卡塔琳娜的日子還很愉快,但格德斯仍不知曉將會去往何處。經紀人保羅·皮托姆貝拉一直想要把他帶回米涅羅競技,但其中則是障礙重重。最近,巴甲豪門的態度稍有鬆口,不再堅持格德斯租借期間的工資由魯能全額支付,而是改口願意承擔10%。但是,還有那一份300萬歐的罰金附加條款,這也是阻礙格德斯回歸巴甲的一個重要因素。而據帕爾梅拉斯方麵透露,他們尚未接到商討這一筆罰金協議的通知。

從未開啟任何租借談判

米涅羅競技確實也沒錢,負載累累的他們,如今麵臨著一線隊僅剩17名球員的困境。桑保利最近一直在找俱樂部總監亞曆山大·馬托斯開會,希望引進一些潛力新星,或者是便宜貨。比如正在阿聯酋賈澤拉的前鋒科諾。

但談到格德斯,馬托斯承認引進難度很大。他說,“我和格德斯的關係很好,我們擁有一種深厚的友誼和尊重,但這是一個複雜且微妙的局麵,目前尚不清楚誰將握有主動權。”

馬托斯還透露,現在根本無法確定格德斯是否長時間不能返回中國。“有錯誤的信息表明,中超外援暫都不被允許返回中國。但事實可能並非如此,有些球員正在全力爭取。我不知道格德斯是否也會這樣,這要取決於山東魯能俱樂部。但假如不能回去,而魯能又要在很短時間之內完成聯賽,格德斯就不再是他們計劃之中的一部分,也許就會出現多種可能性。”

“但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按照山東魯能的需求,不能確定是否會把格德斯出售或租借,甚至還要存在合同問題。比如在帕爾梅拉斯出售他時,所擬定的那一份附加條款。當然,這些都不是米涅羅競技,以及其他想要租借格德斯的俱樂部所能承擔的。這是需要帕爾梅拉斯和山東魯能共同解決的問題。”馬托斯的態度比較明確:所有關於格德斯和米涅羅競技的傳聞,都是停留在一種共同的願望。“直到現在為止,除了這種強烈的願望,我們沒有開啟任何談判。當然如果是在預算之內,也是在米涅羅競技的財務狀況範疇之內,我們渴望擁有這樣優秀的球員。”

最近,巴西媒體無不炒作格德斯的新聞,但馬托斯此言一出,算是為這樁緋聞劃上一個逗號。格德斯對此倒很謹慎,關於米涅羅競技的幾次表態,既不肯定也不否認。不過,他現在確實也需要做好打算。假如遲遲不能回到中國,難道就要在聖卡塔琳娜練習一年而無正式比賽可踢?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相關閱讀

王曉瑞

《體壇周報》國內足球記者,常年報道各級男足國字號。

權威源自專業

“體壇+”是體壇傳媒集團旗下《體壇周報》及諸多體育類雜誌的唯一新媒體平台。 平台彙集權威的一手體育資訊以及國內外頂尖資深體育媒體人的深度觀點, 是一款移動互聯網時代體育垂直領域的精品閱讀應用。